一月气聚

【毒埃】思想禁区(5k字一发完/暗恋故事)

不正不正君:

Summary:Venom发现“怂包”Eddie向他刻意隐瞒了一些小秘密——这本不该存在的




*清水产物,全文Venom视角较多,一直以来都很想撸的一篇干干净净的文章




————正文开启————




01.




  Venom发现Eddie大脑里有一段区域是他的灰色地带。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专门设置给他的——一片根本让他无法触及的地方。




  这种感觉并不太好。火灾之后他掉落了共生体残骸和Eddie一起沉入海底,所以他再次附着到Eddie身上的时候起初是虚弱的。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像之前一样近乎强势地逼迫Eddie去做一些事情,所以那段时间里Venom开始认真打磨这个宿主的一切思维和回忆。这些东西足够填充他了,至少两个星期内他并没有过分汲取Eddie的任何生理补给。




  宿主对于共生体来说本没有秘密。他能通过咿呀学语甚至视线低矮连周围一切都毫无所知的幼年Eddie视角看到近乎匍匐着的世界,或者还有一部分他发现了Eddie上学期间心里打的那些放了学该怎么围堵隔壁班女同学的小九九,Venom还开始思忖Eddie究竟为什么掌握了那些技能却还在Annie一棵树上吊死。甚至他还能从Eddie的脑子里汲取到一些Venom本来不太愿意看到的东西,例如Eddie将精致光滑还刻着“My lover”这样字眼的婚戒缓慢推在另外那个纤细的指节根部,然后他的宿主和女主人公接吻,Venom中途还想恶意挑断那段回忆里他能看到的两瓣嘴唇中间拉扯出的银丝。




  但Venom尝试很多次了,有一片思维区域是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探测到的。他吞噬着,翻涌着,几乎是贪婪的孩子一般想要反复敲啄那几乎被封死的思绪牢笼,但他发现那好像是他一直都没办法撬开的某个地方。




  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他的宿主会向他树立围墙。就算他两个星期后突然在Eddie身体里证实他的复活,他发觉Eddie的思想也一直没有为他敞开那个区域。




  那像是一片思维禁区。




02.




  Venom开始尝试在Eddie不太清醒的时候再试探那个区域。所以在这天晚上Eddie因为接到了Annie的电话而过度服用酒精的时候,Venom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Eddie真的不太清醒,Venom能感觉得到。某种痛苦的,甚至懊悔的,或者夹杂着Venom没办法形容的情绪充斥在他们的大脑后端不断地翻涌沸腾,Venom知道现在的Eddie根本顾及不到他的感受。过量的酒精燃烧在他们的喉管让Venom都感觉不太舒服——他不喜欢酒精,那简直是人类最失败的发明。




  Dan和Annie分手了,这大概就是Eddie一直在头脑中重复的一个讯息。他能感觉到来自那躯体中几乎可以掩盖一切思绪和情感的剧烈涌流,算是一种不安,Venom不确定是否夹杂着某种恐惧。




  所以这困扰你吗?




  Venom尝试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脑袋从Eddie后脊处分散出来,这样的角度可以把Eddie低垂下来根本无法聚焦的眼睛看得很清楚,Venom盯着那双沉寂的几乎算得上深湖色调的灰蓝色眸子,他们之间的某种联结告诉Venom——这真的太困扰Eddie了。




  “该死的……我不想,复合。”




  Eddie不怎么经常喝酒,但他会抽烟。今天他的烟盒抽空了,Venom也没有允许他从这个塌陷的沙发里迈出步子。所以在Eddie又仰下头吞咽一口几乎劈开喉管的火辣酒液时,Venom差点让自己从那燃烧着的胃囊外部挣脱开来。




  下一秒那熟悉的感觉来了。某种他根本没办法探寻的思绪如同加密密钥一般涌入那片区域,黑暗的或者Venom根本无从得知的地方,它们被死死锁住,像是某种画地为牢。




  然后Eddie抬起眼睑看着他,Venom把他乳白色的眼球状蒲白缩小面积扮成眯眼状,这大概是每次他在逼问或者质询Eddie时做出的动作。




  Eddie看着他笑,Venom发誓他一定喝醉了。敏锐的某种嗅觉让他嗅得到从Eddie口中喷薄而出的酒精味道,甚至还夹杂着他们早就一同吃完的未消化完的炸鸡气味。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离而模糊不清,Eddie朝他缓慢眨动眼睛的时候无力地摇了摇头。




  “……见鬼,我以为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呢。”




  有那么一刻Venom感觉那片区域要爆炸了——被压迫,被用力碾压,好像那是一个仓囊而现在又被反复滚动即将翻涌出来一般。Eddie用那种独一无二的而Venom根本没办法深知的方式开始压抑那剧烈反应的那片禁区,Venom有那么一刻想要质问Eddie。




  最后Eddie吐了,然后他瘫软在沙发凹陷处昏睡过去。Venom在把他运送到床上之前再次打算趁虚而入,现在的Eddie应该毫无防备,甚至他根本没有任何知觉去隐藏他的任何事。




  Venom又一次失败了。那个区域神秘到他想一口吞下,好像它们存留在Eddie的脑子里就是Venom的一颗毒瘤一样。




03.




  他喜欢Eddie,这不是秘密了。




  在他火后“重生”之前他就对Eddie表达过他的心意,那个时候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一切都太美好而原始了,Venom还记得当他说完那些话的时候Eddie脑中一瞬间的思维停滞,好像是一种犹豫又好像是某种惊吓。




  当然那只是一瞬间。一闪而过的情绪被Eddie的讽刺语调掩盖的完全隐蔽,他们之后好像也没再谈论过这类事情,Venom感觉也没必要一次一次重复这些东西。




  然后在他短暂地离开了Eddie身体之后再回来,他们之间就有那个不可触的地带了。它们被保护的完全警惕,Venom不得不称赞Eddie对于那里所倾尽的所有注意力,甚至在Eddie醉酒之后都能做到防止那个地方毫发未损。




  可Venom太想了解他了,知道他的所有事情,吞掉,品尝,舔舐他身上包括思维在内所有任何人除了他都没办法触及的地方,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对Eddie有一种简直偏执的占有欲,Eddie必须百分之百纯粹和真切地属于他。




04.




  Eddie和Annie见了次面。Venom能察觉到Eddie是鼓足了很大勇气,甚至算得上他在心里很艰难的做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斗争,他才终于拿起手机回复了Annie的那通短信。




  他们约定在Eddie的廉租房里见面。Annie为他带来了一些他们恋爱期间Eddie一直很喜欢的某个品牌的咖啡豆,这个信息是Venom从Eddie的大脑里汲取到的。他们面对面坐在餐桌两侧,Eddie的面前放着Annie给他的咖啡豆和他准备给Venom吃的烤鸡腿。




  Annie和Dan分手的原因与Eddie有关,这让Eddie本身也吃了一惊。大概情况就是Annie发现她根本没办法真正地忘记Eddie,而这真的很严重地影响了她现在与Dan之间的感情。所以她很干脆地和Dan提出了分手,而且毫无遮掩地交代了分手的缘由。




  Venom察觉到Eddie在听到这些的时候内心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听觉冲击。所以现在的Eddie没有什么所谓开心,甚至没有半点当初Venom第一次见到Annie时感受到的那胸膛里强烈心跳冲击。




  其实Venom早能意识到那个:Eddie已经对Annie毫无波动了,关于爱情的那些东西。




  这次他们两个人的见面Venom始终没有插嘴。他认真听着每一句Eddie向她努力解释的话,他们用飞快的语速交流着Venom其实并不怎么熟络的人类之间的感情内容,有一瞬间Venom已经要在Eddie的身体里睡着了。




  然后突然一句话惊醒了Venom。




  “你知道,Annie。”Eddie在开口的时候很生硬地把指尖插入另一只手掌的掌心出印下一排指甲痕迹,支支吾吾的措辞依然是一副似乎不太自然的某种微妙紧张,但Venom察觉到那并不是因为对面是Annie的缘故。




  “……我不可能一直都对你抱有期待,”他再开口的时候,Venom发誓他努力把自己靠近Eddie声带的共生体分支包裹地很紧张,话音落下之后Annie很自然的靠在了椅背上。




  “你有喜欢的人了。”她朝Eddie动了动双手聚拢的大拇指。




  像是短暂的犹豫,Venom感觉这个时候的Eddie似乎喉中哽住了什么巨大的坚硬东西让他根本没办法正常发声。




  最后Eddie泄了口气。“对。”他没迎上Annie的目光,“……对不起,Annie。但算是吧。”




05.




  这场交谈不欢而散,Eddie没怎么送她,Annie离开的时候能看得到她的表情似乎被生涩的笑容勾勒出很僵硬的弧度,Eddie在餐桌前没有挪开步子,Annie是主动说要离开的。




  “我就知道,Eddie。”关上门之前,Annie朝他提起嘴角,Eddie在这一刻似乎有一种什么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突然被揭穿之后的心跳加速,“……你和他总有这么一天的。”




  谁?




  木门在被用力关上的那一刻,Eddie长舒了一口气后重重地靠在了餐椅的靠背上,紧攥的拳头也被他吃力的放松下来。Venom突如其来的一个逼问把此刻早就耗尽心力的Eddie吓了一跳,他其实本来也不想挑这个时候让Eddie现在糟糕的心情火上浇油。




  但太糟糕了,Venom大概猜到了。那个把他很生硬拦在外面的思维禁区,甚至Venom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没办法接近的那部分内容,现在他可以肯定与刚才Eddie口中说出的有关了。由内而外撕扯着某种奇怪的分支情绪把Venom压抑地想要反复翻涌滚动,这是他极少的感受到来自自己涌动出来的情绪。




  Eddie用双肘支撑住桌面,手掌覆盖在脸颊上的时候他用力上下搓动了两番。他在指缝间深吸了口气,气息擦过缝隙的时候发出窸窣的声响。“别捣乱,Venom。”




  你有秘密。Venom在从Eddie身体中绕出来的时候,他刻意让自己距离旁边那烤鸡腿远了一些。你有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在你的脑子里。




  “怎么可能,”最后Eddie伸出手抓起一根烤鸡腿端详了一阵,“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这可是你说的。”




  你把那些事情封闭起来了,这也是你干的事情。




  他们吵架的时候通常Eddie都可以用一些Venom喜欢吃的东西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但今天这件事好像上升到了某些严肃的成分。Venom并不打算就此罢休,Eddie看得出那颗虚拟的脑袋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好吧,Venom。”他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烤鸡腿含糊塞到嘴里又很敷衍地反复拒绝,“……我得好好想想,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




  “我必须拒绝Annie,拖着她可不好受。”他在咽下那口鸡腿肉的时候勉强清晰地说。




  Venom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06.




  他决定干脆地把Eddie脑子里的那群东西吃掉,他们草草结束那场谈话的时候Venom这样想。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他总会搞明白这些。




  他为Eddie脑子里的那群未知秘密感觉到烦躁,而在他烦躁的时候Eddie也绝不好受。但他今天晚上算是耍了点小伎俩,Eddie很快睡着了,他在Eddie睡前喝牛奶的时候为他搓上了一捻之前磨碎的安眠药粉,为了让那场战斗后有点焦虑症的Eddie成功入眠。




  Venom起初是对探寻那些东西充满期待的,但现在不了。他迫切的想消灭那些多于他的好奇,好像他之前的期待和试探都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当他再次围绕那被完全保护的思维禁区时,Venom用那触手先去触碰了它最后一下。




  然后他毫不留情的把那一部分紧紧包裹了起来,像蟒蛇一般挤压着,试图撕扯着。他似乎能感觉到那被完整保护的思绪在挤压之中反复滚动,有这人脑思维控制下的某种警惕,但他没有在意。他知道这种强制的行为可能会惊醒Eddie,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一团从来没有被Venom探索过的思绪终于爆裂了。猛然迸发出的繁多思绪将他包裹其上的分支冲刷着几乎要切断他,而Venom压根没想到这里隐藏了这么多情绪。他几乎来不及一个个感受它们,接受它们,甚至他没办法真正就这么吞噬它们。




  因为那内容给他带来的感觉太奇怪了。那包含着火热的,难以压抑的,似乎燃烧着的某种冲动,翻涌其中的强烈情绪已经是Venom无法断定的了。他分得清Eddie藏在里面的某种自责或者内疚的酸涩,察觉得到流溢出的柔软情感,甚至他总感觉他自己感受到了被掩饰着几乎没办法被发现的生理欲求。




  突如其来的剧烈情感涌流让Venom几乎难以承受,火热的燃烧感不像是火海对他生命的吞噬,充斥他分支内部的那思绪的火热似乎是一种狂烈的占有。那不正常,Venom也从来没有在Eddie的身上感受过这种情绪——就算在他之前对于Annie身上都没有。一种比那更强烈,委婉,但又充满温暖甚至火热的强烈渴望,出于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环绕在那包裹思绪中的熟悉声线突然冲刷过来,似乎是听到那声音之后短暂的几秒犹豫,Venom猛地把他已经包裹住的那处Eddie刻意隐藏的思绪吐了出来,触角飞快试图还原。




  Eddie被头痛惊醒,Venom意识到他醒了。那片思绪禁区被他飞快恢复成原样,大概依照着刚才的模样原封不动地封禁起来。




  “Venom?”男人呢喃着把遮盖在肩膀处的被子向上遮掩了几寸,左手用力揉搓着太阳穴的动作让Venom也感觉到有点不适,“你在搞鬼?”




  身体里的共生体一直没有回应他,Eddie一度以为是他的错觉。一瞬间的头痛欲裂生硬地将他从沉睡中拉扯出来,下一秒便是脑壳内似乎什么东西翻涌的扭动感受。




  紧接着Eddie清醒了过来。他猛地弹开眼皮,几乎是警觉地压低声音:“你没碰什么不该碰的吧?我指,一些……”




  我在睡觉。




  如果不是Eddie听错了的话,他察觉到Venom现在的语气好像有这精神充沛甚至还有点略微兴奋却被压抑下来的勉强严肃。随后Eddie长舒了口气,Venom似乎在他身体里翻涌到肚皮处的位置然后安静了下来。




  “……我要警告你,Venom。离我的脑子远点。”Eddie像是虚惊一场般用很轻巧的气音低声道,“给我留一点私人空间,我需要有隐私。”




  然后他听见Venom在他耳边轻笑的声音。




  当然。我尊重你,Eddie——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07.




  Venom之后很久都没有提过关于那天晚上的事,以及任何关于那思想禁区的任何一个字眼。他和Eddie的生活纯粹且充实,一觉睡醒的温热阳光照射在床铺上的舒适,凹陷在柔软沙发内啃着炸薯球和巧克力的惬意,以及晚上跟着Eddie一起游荡在街边像是遛弯一样享受夜景——讲述起来这些事情太平淡了,意外的他和Eddie都很享受这些时光。




  后来Venom很刻意的想要直接入侵那个思想禁区,但他从来没有成功过。他很期待Eddie为他敞开那片区域的那一天,但Venom也根本不着急。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这次Venom突然提起那个地方的时候,Eddie正在努力用扳手修复他们散架的电视柜。




  “哪里,这些木头里吗?”Eddie用眼神挑了挑那堆散架的破烂。




  你不用忙活这些,我可以帮你完成。Venom顺势伸出两个黏液分支将两块木头粘在一起,但显然他帮了个倒忙——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电视柜的构造是什么,所以Eddie很严厉的制止了他。“别捣乱!”




  你的脑袋里,那块地方。




  他能感觉到Eddie的思考有一瞬间的停滞,Venom强忍住他其实很难控制住的下半句话。Eddie撬动扳手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耸了耸肩。




  “那是我的私人空间。”




  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而且还在对我隐瞒。




  Eddie重重地把电视柜的木板在地面上磕了磕。“有些事情你没必要现在就清楚。”




  我爱你,Eddie。




  显然这个表白太突然了,而这一刻从这具身体里突然冲刷进的一股似乎电击般的绵软让Venom都察觉到了Eddie情绪的微妙变化——毕竟这样的告白也是Venom第一次郑重开口。他注意到Eddie手中抓着的扳手被松懈了,很快又被Eddie再一次握紧起来。Venom不知道Eddie又往他的思想禁区里传输了点什么东西,他也不怎么需要知道更多了。




  “哈,你嘴里的‘喜欢’现在变成‘爱’了?”像是戏谑,Eddie转动着手中的扳手,目光并没有从那电视柜的废木材上拿开。




  每一次Venom的告白都以这样听起来似乎有点干瘪的打趣结尾,他习惯了,也没有奢求别的。然后Venom很安静地陪着Eddie把这个电视柜组装起来,尽管最后这个电视柜好像缺了一根螺丝,但它还是站起来了。




08.




  他真的很喜欢Eddie的思想禁区,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突破那里,但他又告诉自己他已经满足。




09.




  ——“……该死的,我可能爱上Venom了。”




  Venom是从那思想禁区里最强烈也最清晰的这句呐喊中学到的“爱”这个词。




FIN.




或许还有10?


……那就当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吧,反正那么配






留下评论的小可爱都是心头宝x



我今天认真的洗了脸摸了水摸了乳甚至还用了牙线 并反思之前为了早点上床睡觉不想洗脸的恶劣行径 

生病了想看甜甜的小说qwq


大家最近都不发什么有趣的weibo了

可能是因为被发现了彼此吧哈哈哈

在画室呆了好久 好累 明天早起洗衣服 加油 把图画完

挑机构 好累

哭辽

回北京上学了

-n-
记录一个想在寝室呆着的十一假期
但是还是出去玩惹

好丧